非洲制造業的正確打開方式

作者: 發布時間:2021-04-12 來源:滬港發展聯合研究所+收藏本文




「選題人」城市化一定能帶來經濟增長嗎?城市經濟學者認為經濟活動空間集聚產生巨大的外部經濟好處,推動了經濟增長。Gollin, Jedwab, and Vollrath (2016)研究了非洲的城市化進程,發現城市化并沒有給非洲經濟帶來相應的增長。其原因是靠著資源出口帶來的財富并沒有推動工業化進程,而是增加了少部分既得利益群體的消費。這些富裕階層增加了低教育勞動力需求,但是這些勞動力從鄉村進入了城市低端服務部門,失去了在可貿易部門工作的學習機會,從而限制了自身生產率水平的提高。近期The Economist討論了如何提升非洲制造業的競爭力,也談及培養人力資本的重要性。


*Gollin,Jedwab, and Vollrath(2016)文章

 doi.org/10.1007/s10887-015-9121-4


圖片

來源:The right way for Africa to promote manufacturing., The Economist, 20 March 2021, economist.com/leaders/2021/03/20/the-right-way-for-africa-to-promote-manufacturing


很少有建筑能比通用汽車在 Gqeberha(原南非伊麗莎白港)的老工廠更能反映南非制造業的盛衰。種族隔離時期,這家工廠由于受到制裁和關稅的庇護而免于國際競爭。但如今,其寬敞的銀色大廳已是空空蕩蕩。該工廠于2017年關閉,這成為了南非汽車工業蕭條的標志——2009到2017年期間,南非汽車工業裁減了近四分之一的工作崗位。而這也是整個非洲大陸制造業普遍衰退的典型表現,從1975到2014年,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的制造業占GDP的份額從19%下滑到11%。

這種衰退有諸多原因。在贊比亞等國家,企業被收歸國有,并被官僚風氣拖垮。在尼日利亞等資源豐富的國家,石油或其他商品的出口導致當地貨幣幣值被高估,進口商品比生產商品更為便宜。上世紀90年代,隨著非洲大部分地區對進口品開放,面對具備規模優勢而擁有更低成本的中國企業,非洲本土的制造商們只能在激烈的競爭中與之竭力抗衡。

2015年,哈佛大學經濟學家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撰文稱非洲“過早地去工業化”,非洲似乎正錯失提高生產率和創造就業崗位的重要機會。一些人擔心,曾助力于數億亞洲人口脫貧的梯子,在非洲人民剛踏上第一梯級時就已被撤走。到2035年左右,非洲加入勞動力大軍的年輕人數量將超過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因此“非洲過早去工業化”的論斷是否準確顯得尤為重要。

值得慶幸的是,最新數據表明事實并非如此。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制造業蕭條現象在本世紀頭十年已經觸底,從2010年開始,非洲工廠的工人數量穩步上升。工廠的產出也是如此。現在看來,對于去工業化的擔憂似乎為時過早。

許多非洲領導人迫切希望促進制造業發展,一方面是為了避免依賴不穩定的大宗商品,另一方面是因為疫情期間,這些國家發現很難及時進口醫療物資。要想取得最優的結果,他們就要先從過去的失敗中吸取教訓。這意味著要避免將企業收歸國有,還要補貼國家龍頭企業或提高進口壁壘,以向本土產業傾斜。許多領導人明智地接受了今年生效的《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定》。這帶來了希望:舉個例子,內陸國家盧旺達的床墊制造商更有可能通過贏得鄰國剛果的訂單而實現增長,而非遙遠的日本。

然而,僅僅讓非洲各國政府停止有損于企業的行為還不夠。企業還需要可靠的電力、受過教育的工人和良好的基礎設施來提高生產率。由于艱難的選擇無可避免,政府應選擇遠離大宗商品的多元化投資。這意味著建設港口時,應當修建通往工業區而不是偏僻礦區的道路。為了打入汽車制造等知名行業,一些政府還正在給予企業稅收優惠。其實他們倒不如把精力放在更容易實現的目標上,比如根據當地人的口味加工食品,或者為鄰國做些諸如包裝產品之類簡單的事情。

如果非洲的基礎設施和政府治理水平能得到改善,可能會有更多的公司選擇在非洲建廠,并使用當地供應商的零部件為全球供應鏈制造零部件。如此,非洲的工業化進程將與亞洲不同。環境發生了變化,技術也日新月異。但是認為非洲已經錯過了制造業發展機會的觀點似乎是錯誤的,有了更好的政策,非洲的企業就能找到一條出路。



彩神官网-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