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轉機?近期美國各大機構涉華民調盤點

作者:白起、鴻旻 發布時間:2021-04-11 來源:復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計劃+收藏本文




中美關系牽動著后疫情時代的經濟復蘇,同時也關系著世界秩序的未來走向。2020年7月至2021年2月上旬,七家美國不同政治立場的民調機構陸續完成并發布了涉華民意調查報告,包括獨立民調機構皮尤、蓋洛普、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傾向民主黨的中國美國商會、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商業內幕,以及傾向共和黨的羅納德·里根總統基金會研究所。民調總體顯示美國民眾對中國抱有強烈的負面情緒,在人權、疫情、科技議題上對華態度較為悲觀;但多數進步派的民調結果仍顯示出中美在經濟、氣候等全球性問題上的合作空間。


美國涉華民調中的

中國印象與關鍵詞


(一)美國涉華民調中的中國印象

近日,皮尤、蓋洛普等多家美國民調機構發布了針對中國認知和世界事務的調查報告,結果清楚地顯示出美國人對中國強烈的負面觀感。皮尤的數據顯示,自2015年以來,美國人對中國的看法每年都在惡化,當時有約半數的美國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而如今這一比例高達89%。67%的受訪者在“感覺溫度計”上對中國抱有“冷感”,在0到100的刻度上給中國的評分低于50。這一比例高于2018年的46%。負面情緒的強度也在增加:表示自己對中國“非常冷”的人(0-24分)的比例大約翻了一番,從23%增至47%。

新世紀以來,將中國崛起視為“重要威脅”(critical threat)而非伙伴的美國民眾,從2018年的21%上升到37%,已占據最大比重。其中,55%的共和黨受訪者將中國視為主要安全威脅;民主黨方面,28%受訪者認為美國的主要威脅是俄羅斯,20%認為是中國;39%的無黨派受訪者將中國視為主要威脅。48%的受訪者主張將限制中國的力量和影響力作為美國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務,在處理雙邊關系時采取更加強硬的政策(較之2018年上升16%)。
圖片
自2018年以來,美國的對華負面情緒逐漸上升。
圖片來源:Pew Research Center

圖片
美國的對華情感指數跌至最低(0-100)
圖片來源: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
圖片
將中國崛起視為“重要威脅”(critical threat)的美國民眾,近二十年來首次占據多數(55%)
圖片來源: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

一些美國觀察人士將此次民調中顯示出的強烈負面情緒歸因于上屆政府對中國漸進性的打壓政策。適逢大選年,抗疫不力的特朗普政府借指責中國轉移國內矛盾,并加速了對華政策調整。在傳播領域,疫情期間充斥著陰謀論、種族主義和反華立場的報道是“中國威脅論”等污名話語的延續,而這些話語已經主導了美國媒體多年,誤導了美國民眾的對華認知,對中美兩國民意氛圍產生明顯影響。

其次,中美之間的人文交流也因為美國執法部門的干擾受到很大影響。特朗普上臺后,強調“美國優先”原則,對海外留學生的相關政策進行了限制,中國公民的H-1B 簽證通過率大幅降低。皮尤的民調數據也顯示,55%的受訪者支持限制中國留學生赴美求學。美國還先后利用《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和《外交使團法》采取了諸多限制中國媒體在美活動、中國駐美記者簽證的措施;執法部門甚至對美國的高校施壓,迫使一些高校中斷與孔子學院的合作。中美之間尋求共識、解決分歧的對話機制與交流途徑被限制,導致美國涉華輿論失衡。
(二)美國涉華民調中的熱詞

1. #人權#
調查中,人權是美國政治光譜兩端最接近一致的對華政策領域。美國人被問及對中國的擔憂時,人權問題高居榜首,其次是經濟問題和政治制度。皮尤的數據顯示,有50%的人認為中國的人權政策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其中90%認為中國不尊重個人自由;70%主張在與中國的雙邊關系中更多地關注人權,甚至不惜犧牲經濟關系(70%)。羅納德·里根總統基金會的報告指出,75%的受訪者對中國政治機制持負面觀感;侵犯人權(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n China)是受訪者最關心的關于中國的政治議題,占85%;72%的受訪者希望美國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即便這可能會招致中國的政治反對。智庫機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于3月初將中國評為“不自由國家”,稱在過去一年里,中國在政治和公民權利方面的表現惡化。

2. #經濟#
在經濟問題上,約三分之二的皮尤調查受訪者認為,作為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中美的經濟關系很不理想。超過80%的皮尤受訪者擔心美國的對華貿易逆差,或是“美國的工作機會被中國搶走”。53%的受訪者支持在對華經濟政策上更加強硬,這一比例在共和黨人中達到72%。當被問及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商品加征關稅的影響時,更多的人認為關稅最終對美國有害(44%),而不是有益(30%);個人角度而言,30%的受訪者認為更高的關稅對自身有害、56%認為沒有影響、12%認為有益。

3. #疫情#
近年來,美國對中國的看法逐漸強硬已是明顯的趨勢。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兩國間的意識形態沖突更是在去年達到了頂峰。大多數美國人將冠狀病毒大流行歸咎于中國,對中國處理疫情的方式持批評態度,甚至質疑中國政府提供的抗疫相關信息。包括幾乎所有共和黨人和44%民主黨人在內,近三分之二的人認為中國應對全球疫情負責。皮尤數據顯示,54%的受訪者認為中國在應對疫情方面做得不好,其中28%認為中國的應對措施非常糟糕;只有少數(12%)受訪者對中國的抗議舉措持較為積極的態度,認為“新冠肺炎雖然在中國最先爆發,但中國成功阻止了病毒的進一步傳播,比美國好得多”。

4. #科技#
美國對中國的負面看法也延伸到互聯網企業、高精尖科技等美國仍有領先優勢的領域。數據情報公司Morning Consult去年8月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視中國為對美國的技術和創新優勢的“重大威脅”,“技術盜竊”成為僅次于“侵犯人權”的第二受關注的議題。近三分之二的受訪者對中國人工智能能力的發展以及中國公司運營社交媒體應用程序的前景表示擔憂,77%的人對中國公司保護數據安全表示懷疑。此外,皮尤的數據還展現出美國民眾對中國的其他擔憂,如來自中國的網絡攻擊(91%)、中國不斷增長的軍事力量(86%)、香港問題(76%)和臺灣問題(74%)。


遏制v.s.合作:

自由派、保守派對華態度呈明顯差異


縱觀多家民調機構發布的報告,可以發現總體呈現一致的冷淡基調。各民調的關注點有所不同,也因調查方式和覆蓋人群的不同在細節數據上的表現略有差異。皮尤、蓋洛普等獨立、無黨派、無傾向性的民調機構涵蓋議題最廣。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專注于美國公眾輿論和外交政策調查,并詳細梳理了兩黨對華情感的各自表現。傾向于民主黨的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更關注目前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傾向于對華合作、支持全球化的中國美國商會,以及傾向于民主黨和進步意識形態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ASPI)的調查結果較為積極。

幾乎所有的民調機構都給出了針對具體議題的黨派差異。整體來看,政治和意識形態光譜越趨右,對華秉持負面觀感的比重就越高。偏向保守派的羅納德·里根總統基金會的報告指出,將中國視為美國主要安全威脅的受訪者從2018年的21%上升到37%,已占據最大比重。其中,55%的共和黨受訪者將中國視為主要安全威脅;民主黨方面,28%認為是俄羅斯,20%認為是中國;39%的無黨派受訪者將中國視為主要安全威脅。75%的受訪者對中國政治機制持負面觀感;72%的受訪者希望美國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即便這可能會招致中國的政治反對。
圖片
圖片來源:羅納德·里根總統基金會

偏向自由派的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報告則指出,美國兩黨成員雖都對中國感到擔憂,但在應同中國友好合作并尋求接觸(47%),還是積極尋求限制中國的影響力(49%)上,美國內部存在政治分歧。共和黨人,尤其是共和黨意見領袖對中國持有鷹派觀點,支持美國限制中國的力量增長(64%),傾向于在經濟問題上對中國采取更強硬的態度。他們也更有可能支持限制中國學生赴美留學,更關注美國的工作機會轉移到中國(比民主黨高24%)、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比民主黨高19%)。調查發現,民主黨內部也存在巨大分歧:雖然總體上民主黨將中國視為敵人的比例較低,且更愿意與中國友好接觸與合作,但65%的民主黨受訪者亦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

美商會發布的2021年度中國商務環境調查報告(Business Climate Survey)則在挖掘對華經濟合作議題上更為積極。報告指出,出于對拜登新政府上臺后政策環境將趨于穩定的期待,大多數在華美企對中國經濟環境更趨于樂觀,投資意愿強,對美中雙邊關系改善和今后兩年中國市場前景持樂觀態度。其中81%的受訪企業認為2021年本行業的中國市場將實現正增長,61%仍視中國為首選投資目的地,且對中國向外資企業進一步開放市場的前景保持信心。

在美國選民對中美氣候合作的態度的調查中,49%的ASPI受訪者認為,除新冠疫情外,氣候變化是拜登與習近平總書記首次會面時的關鍵議題。48%的受訪者認為中美在應對氣候變化上應成為合作伙伴,而非挑戰美國領導地位的競爭者。這與79%認為中國在氣候變化方面表現不佳的皮尤受訪者形成鮮明對比。
圖片
圖片來源: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

上述結果中所顯現出的具體議題上的機構與黨派差異背后存在多樣化的解釋。首先,調查問卷的問題設計是一個重要的影響因素。特拉華大學(University of Delaware)政治科學和國際關系教授大衛·威爾遜(David Wilson)表示,公眾認為合適的調查問題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而為了追蹤時間序列數據,大多數民調機構的問卷都是一成不變的,這會對最終結果產生影響。此外,族裔的變化也未能在最新的民調中得到有效顯示,這也會對結論產生干擾。威爾遜指出,調查設計中對亞裔美國人的關注相對較少,而亞裔美國人是美國增長最快的種族群體:“大多數問題都是針對美國白人的標準化問題,受訪者樣本中絕大多數是白人,而白人比其他族群更有可能將中國視為敵人。大多數長期追蹤的問題都忽視了其他群體的種族敏感性。” 

至于共和黨與民主黨在涉華民調中表現出的明顯差異,則與美國國內的黨派政治直接相關。亞利桑那大學的政治學家薩馬拉·克拉爾(Samara Klar)指出,近幾十年,人們對自己政黨的看法一如既往,但對另一個政黨的看法卻越來越消極。這導致了政治科學中的“情感極化(affective polarization)”現象,即人們越來越不喜歡另一個黨派的成員:“共和黨和民主黨在一些問題上存在兩極分化,這種分化直接體現在對各種議題的態度上。”克拉爾認為,一黨成員對華的負面情緒很可能摻雜了對另一黨政策的厭惡,因此,“這種極端態度可能并不是完全真實的”。

涉華民調與對華政策的雙向互動,

消極轉變存在必然性


美國涉華輿論調查扮演著隱性的意見領袖功能,通過與智庫、大眾媒介、公關公司等機構的緊密合作,匯聚成符合美國國家利益一致的輿論風潮,在獨立和客觀的名義下構建起美國外交政策的正當性,對雙邊關系的塑造具有反作用。在這樣的風潮下,此前精英對華強硬、民眾對華友好的所謂“認知鴻溝”(perception gap)逐漸消失,精英與公眾的對華態度更趨一致。兩黨之間、行政部門內部以前在涉華輿論問題上的分歧現在明顯減少,各部門之間、府會之間相互制約的狀況已與以前大不相同。呈現在輿論中的中美關系分歧被夸大,雙邊關系被塑造成零和博弈或具有意識形態色彩的戰略競爭。

美國涉華民調歷來是對華政策的晴雨表,也是雙邊關系走向的風向標。日益對立的態度傾向可能會影響中美雙邊的政治、經濟和人文關系。政治上,美國公眾態度的變化會為民選官員在中國問題上日益強硬的言論和政策留出空間;經濟上,美國消費者對購買中國產品和服務的擔憂,可能會抑制中國繼續擴大其全球經濟足跡的努力——FTI Consulting 去年5月的調查顯示,40%的美國人表示不會再使用中國制造的產品。人文交流上,蓄勢待發的緊張局勢可能會引發美中兩國人民之間不愉快的接觸,使兩國民眾對雙邊合作向前發展的熱情降低。芝加哥委員會的調查顯示,美國民眾,特別是共和黨人,希望對雙邊科技交流和赴美留學加以限制。

然而也有許多分析指出,中國無須對當前糟糕的民調結果過于擔憂。皮尤在最新調查的基礎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解釋了美國人在報告他們對“中國”的看法時在想什么。與克拉爾對美國國內政黨的觀察類似,在抽象的層面上,人們確實傾向于表現得更冷酷。皮尤高級研究員勞拉·西爾弗(Laura Silver)指出,當美國人描述他們對中國的看法時,他們的回答中很少提到中國人或者這個國家的悠久歷史和文化,而主要關注中國政府、經濟政策或其在國際上的行為方式。

其次,美國這一輪涉華輿論的消極轉變有一定的必然性,且由于特朗普總統及其班底的作為,負面涉華輿論得到進一步強化。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公共輿論與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迪娜·梅爾茨(Dina Meltz)表示,調查意在衡量中美關系的起伏以及公眾對此的反應,具有很強的階段性特征。梅爾茨認為,當前民調表現出的不是一種正常化的敵意,而只是在某個特定時間點衡量公眾意見的“快照”。

最后,民調中的問題是寬泛的,提問方式是絕對中性的,但對一個國家的看法和對該國人民的看法可能存在很大差異,外媒報道中明顯的零和思維也影響著眾多受訪者的判斷。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系講師張晨晨表示,中國作為一個由共產黨政府管理的非盟友,很少得到美國公眾的好感,讓人們從更微觀的角度來看待中國是非常困難的:“許多美國人并不了解中國的政策,而是采取了先入為主的冷戰思維,意識形態對立使得美國對中國的民意調查結果不同于其他國家。”

美對華冷感或將延續,

“競合”穩定關系將如何塑造?


由于美中雙邊不信任的歷史和結構性因素,美國對中國的看法在可預見的未來不太可能得到顯著改善,這將對中美關系、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和美國的盟友體系產生重大影響。盡管美國涉華輿論總體消極,但大多數民主黨和共和黨領導人都承認,與中國在包括氣候變化、核不擴散和公共衛生等全球問題上的合作是必要的,雙邊關系仍有彈性空間。在經貿關系領域,商貿利益集團仍看重中國巨大的市場潛力,希望兩國通過談判解決經貿分歧,不希望雙邊關系惡化,損害經貿往來。

目前,拜登政府強調將民主價值觀置于美國外交政策的前沿和中心,誓言要與盟友及國際組織密切合作,意圖顯示出在對華政策在戰略和戰術上與上屆政府的不同。然而即便拜登政府做出轉變,上屆政府的政策影響很可能繼續存在。

皮尤的調查顯示,拜登在制定中國戰略時面臨的問題非常廣泛,只有53%的美國人相信他能夠采取有效對策。大部分(67%)民主黨人相信兩國關系會改善,而大部分(61%)共和黨人則認為兩國關系會惡化。在對目前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進行評價時,多數(55%)傾向民主黨的受訪者認為政策大致適當,而約46%傾向共和黨的受訪者認為政策偏于軟弱。

兩黨意見分歧之處具體還包括經濟和環境議題上的合作。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的報告指出,許多選民認為氣候變化是除核裁軍外中美兩國需要合作的最重要議題。71%的民主黨選民表示,同中國在清潔能源發展方面加強合作,有利于美國利益;而57%的共和黨選民持相反意見。

事實證明,中美大國關系的競爭態勢已從強調經濟和軍事力量等延伸至媒體與文化的軟實力維度。民調中反映出的部分議題的矛盾性、易塑性,既反映出部分美國政治和社會精英面對中國崛起的焦慮感,也為中國打造具備國際公信力的對外傳播民意陣地提供了新的思路。此次民調數據顯示,30歲以下的受訪者、有大學學位者對中國觀感更好,因此美國精英群體和年輕人或許是中國塑造雙邊關系走向的關鍵突破口。面臨西方民意機構的全球性擴張態勢,中國仍可在氣候、經濟等多個議題上尋求合作,用中國視角講好世界故事。 

封面圖片來源:Global Times


參考資料

[1] Catherine Wong,“US public turns against China in worst poll savaging since last year’s record”,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123922/us-public-turns-against-china-worst-poll-savaging-last-years


[2] Emily Feng,“Polls say Americans report record low opinions of China. Are the surveys measuring racism?”,NPRhttps://www.npr.org/2020/09/23/913650298/as-u-s-views-of-china-grow-more-negative-chinese-support-for-their-government-ri


[3] Eve Bower,“Polls say Americans report record low opinions of China. Are the surveys measuring racism?”,CNN,https://www.cnn.com/2021/03/26/us/americans-polling-china-public-opinion/index.html


[4] James T. Areddy,“Americans’ Views on China Go From Bad to Worse”,WSJhttps://www.wsj.com/articles/americans-negative-views-on-china-spike-polls-show-11614870001


[5] 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 H-1B Denials and Requests for Evidence Increase under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Arlington, VA: 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 2018.


[6] Shannon Schumacher And Laura Silver,“In their own words: What Americans think about China”,Pew Research Center,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21/03/04/in-their-own-words-what-americans-think-about-china/


彩神官网-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