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三對矛盾決定了拜登的大基建是“不可能的任務”

作者:沈逸 發布時間:2021-04-09 來源:深海區+收藏本文

沈逸 | 復旦發展研究院、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復旦大學網絡空間國際治理研究基地主任

就任美國總統即將百日的拜登,正嘗試在美國長期未能取得突破的基建問題上,尋求實現某種重大的成果。

2021年3月末,拜登提出了一項總額2.3萬億美元的“大基建”提案,預期在幾個標志性領域取得突破。根據他的計劃,基建所需要的錢主要來自從21%提升到28%的企業稅。拜登政府的一名高層官員表示,這項計劃將以八年為期、分攤建設項目成本,以15年時間付清所有費用,長期而言不會增加美國債務。需要指出的是,這與此前拜登在競選時期提出的“向富人征稅”并非同一個概念。因為向富人征稅所必然涉及的調升最高邊際稅率或資本利得稅等政策均仍未見蹤影,征稅的焦點是美國企業,而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企業賦稅從超過30%降到21%給拜登提供了政策空間。


民意調查顯示,54%的美國選民支持改善美國基礎設施建設。來源:morningconsult


拜登的這個計劃從一開始就引發了各方,尤其是市場的廣泛關注。整體而言,在不考慮具體落實過程中所面臨的政治問題、具體的執行能力,以及過往30年間類似加州高鐵那種堪稱“標志性災難”的負面案例的情況下,就其總體的指導思路而言,拜登的這份計劃還是具有一些值得鼓勵的特點的。


首先,美國開始意識到需要解決的問題在國內,而非滿世界尋找敵人。此前中美關系遭遇1979年以來最嚴峻的沖擊和挑戰,原因之一就是前任特朗普政府將“美國生病,其他國家吃藥”的霸道邏輯發揮到了某種極致。雖然特朗普政府也提基建計劃,但拜登拿出的計劃至少在形式和部分內容上,體現了在華盛頓生存40余年的政壇宿老應有的見識。這至少是值得一點肯定和鼓勵的。


其次,美國政府終于開始理解什么是應有的政治擔當,不再以一種滑稽的方式陷入新自由主義/自由主義教科書的窠臼里無法自拔。政府的功能是要解決問題,提供公共物品。從投資的角度來說,政府的功能就是要解決市場沒有興趣(因為缺乏利潤),而社會又不可或缺的所謂公共物品,以關鍵基礎設施為代表的有效供給問題。美國政府不是不知道怎么搞基建。在上世紀經濟大蕭條和世界大戰的背景下,正是美國政府早期的基建投資,一定程度上催生了這個“超級大國”。現在拜登至少知道要從美國歷史上找一個榜樣來學習和借鑒。這顯然也是值得一點肯定和鼓勵的。 


再次,美國政府終于知道需要在印鈔和借債之外,用新的辦法來籌資、順帶關注國內分配不均衡的問題了。回首20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美國認為自己贏得冷戰,然后順著新自由主義的路線一路高歌猛進,最終成功地一頭栽入現在的困境之中。核心問題,就是金融資本的過度膨脹,在隨性消費冷戰紅利之時,“成功”地被勝利所擊倒,令國內矛盾叢生。拜登至少知道不能再繼續薅中產階級的羊毛,也不能再隨心所欲地印鈔發債放水,而是要動動稅收了。這當然還是值得一點肯定和鼓勵的。 


但是,除了上述三點之外,這份宏大的基建計劃還是有相當大的概率僅僅成為某種漂亮的PPT。而其中最為核心、難以落實的結構性挑戰在于,美國國內政治結構的掣肘和制約。美國國內政治本質上是以競爭性政黨政治為核心的政治過程,形式上平等。競爭性政黨圍繞贏得選舉勝利這個核心目標,在基層選區奉行“贏者通吃”的基本規律,決定了美國的國內政治結構基本上不是一個適合開頂風船、打逆風局的結構:聚焦短期收益,關注選舉結果,煽動并迎合民眾絕對自我中心的精致利己主義,是其結構性的政策與戰略偏好。 


而落實到基建計劃上,產生了三組矛盾關系。


首先,基建計劃天然的長期性、系統性和復雜性需求,與美國執政黨對短期、直接和簡單性的偏好,形成了天然的矛盾。2022年美國國會要進行中期選舉,2024年美國總統要進行選舉,而基建計劃要求民主黨政府能夠大概率保證的是8年執政。如何確保全美范圍的大基建能夠在短期內實現足以影響選票的成果,客觀來說,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 


其次,基建計劃涉及的利益的全面性,與民主黨自身關切利益的狹隘性之間的矛盾,近似不可克服。拜登的“大基建”計劃是一份不純粹的計劃,中間夾雜了具有顯著選舉因素考量的偏好,也就是用政策去買選票;共和黨基于本能,必然對此予以抵制。由此導致的結果,是計劃的通過將充滿各種不確定性,最為寶貴的戰略資源“時間”將因此承受額外的重大消耗,從而顯著地抵沖和損耗計劃的有效性。 


第三,基建計劃對延續性的需求,與美國兩黨政治政策不確定性之間的矛盾。從中國的經驗看,全國性大基建所需要的時間是以若干代人為單位來計算的。是否能在數十年,而非四到八年的時間尺度上維持政策的延續性,是基建項目最終能否成功的關鍵。這一點在當前美國國內政治的框架下,可能就是個非理性到無法想象的目標。 


有鑒于此,雖然站在美國人民的角度,非常樂意看到他們所需要的基礎設施能夠在拜登政府任內有所改善。但冷靜思考之后,還是對此保持極其謹慎的態度。當然,希望美國能夠把更多的精力從禍亂世界,轉回到建設本國的正軌上去。但能做到多少,還有待時間的持續證明。


彩神官网-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