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伯特·蒙代爾:我們重回缺少國際貨幣體系的時代

作者: 發布時間:2021-04-07 來源:復旦發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悼念羅伯特·蒙代爾教授


2021年4月4日,被譽為“歐元之父”的經濟學家羅伯特·蒙代爾(Robert Mundell)教授辭世。蒙代爾教授于1974年起一直擔任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教授,被認為是最優通貨區理論的創始人,為歐元區的誕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并于1969年策劃了歐洲統一貨幣的初始方案。他是標準國際(蒙代爾-弗萊明)宏觀經濟學模型,增長以及通脹理論,蒙代爾- 托賓效應和供給學派的先驅,并對非洲和轉型經濟體頗有研究。Mundell 教授著有若干部經濟學著作,并在國際經濟學術期刊上發表了上百篇文章,撰寫了大量關于經濟理論、國際經濟學、轉型經濟體和國際貨幣體系史的內容。他因其在“不同匯率制度下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效果分析以及最優貨區理論”獲得199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2013年,蒙代爾先生應邀參加上海論壇,擔任主旨演講嘉賓,并與林曙教授展開一次對話,其中談及人民幣國際化問題,我們在此發布對話內容,以示對蒙代爾教授的致敬和紀念。


圖片

蒙代爾先生在上海論壇年會,攝影:劉暢



我們重回缺少國際貨幣體系的時代



歐元區的誕生產生了一個可以同美元相抗衡的貨幣區。而中國的發展也預示著它有獲得與美元區和歐元區同等地位貨幣區域的潛力。那么接下來,我們必須坐下來好好思考一下,對于這樣一個即將成型的新興的,并包容了不同結構和政治力量的體系,什么樣的貨幣體系是最優的。我們正面臨一個拋棄當前的舊貨幣體系,建立一個全新的更好的貨幣體系的機遇。


Q1
您對現今的貨幣體系怎么看?您對未來國際貨幣構架的看法又是什么呢?
圖片


2014年距1944年7月召開的布雷頓森林會議整整70周年了,那時經濟學家匯聚一堂,共同討論設計戰后的貨幣體系,那我就以這個事件開始說起。由于20世紀30年代的重創以及金本位制的第二次崩潰,人們需要為將來打算。盡管仍然處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期,經濟學家們仍然成功地建立起了一個戰后的貨幣體系,該體系固定了美元兌換黃金的比率,并將其他貨幣同美元掛鉤。這個體系在一段時間內運作地非常順利,當然中間也有一些小問題,但是最終卻被另一個新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所替代。

今天,我們重新回到了美元國際貨幣體系的時代。1971年,伴隨著尼克松總統取消美元同黃金的自由可兌換,布雷頓森林體系土崩瓦解。其他國家也將自己的貨幣同黃金脫鉤。那之后不久,這些國家在華盛頓加入了史密森學會,又重新回到了盯住美元的固定匯率時代。但這也沒維持多久。純粹的美元本位制是一個單純的匯率,但是對于如何確定、誰來確定通貨膨脹率卻沒有一個共識。之前,黃金的總量可以決定這一切,現在美國的貨幣政策來決定,但是由于歐洲國家認為美國的貨幣政策對歐洲來說過于寬松,不愿意使自己的貨幣升值,因此在這個問題上仍然缺乏共識。

因此,在1973年的6月,各國決定廢棄當時的國際貨幣體系,允許完全的浮動匯率制度出現。這個問題并沒有任何協議。歐洲各國希望重回固定匯率體系,其他的一些小國家也希望如此。最終,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協定條款獲得了修訂,之后我們就有了現在的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

歐元區的誕生產生了一個可以同美元相抗衡的貨幣區。而中國的發展也預示著它有獲得與美元區和歐元區同等地位貨幣區域的潛力。那么接下來,我們必須坐下來好好思考一下,對于這樣一個即將成型的新興的,并包容了不同結構和政治力量的體系,什么樣的貨幣體系是最優的。我們正面臨一個拋棄當前的舊貨幣體系,建立一個全新的更好的貨幣體系的機遇。


Q2
到現在20世紀70年代的貨幣體系似乎還運轉良好。當前的問題似乎同傳統的困境聯系不大,但卻同現在的金融危機有更深的聯系,這一點看起來非常特別。對這一點您怎么看?
圖片


從數學的角度看,認為所有IMF中的國家可以毫無影響地使用靈活和有管理的匯率的制度,施行貨幣政策,實現各自的通貨膨脹率的想法是極其可笑的。IMF中有188個成員國,歐盟區的17個國家共有一種貨幣,而這就意味著世界上大概171個國家各自都有各自的浮動匯率制度以及獨立的價格體系。幾乎沒有可能找到一個共同的價格,也不太可能發現一個最經濟廉價的市場。有成千上萬的價格需要處理。從某些方面看,這是相當成功的,因為美元充當了一個世界性的貨幣單位。

除此之外,仍然存在一系列的系統性風險,這些風險數年來持續地損壞著國際貨幣體系。例如20世紀70年代的石油危機,以及80年代的國際債務危機(該危機時由于墨西哥和其他拉美國家違約造成)等。同樣也有儲蓄貸款危機,例如90年代的亞洲經濟危機以及前不久發生的國際金融危機。所有的這些都起源于匯率的大幅波動。80年代的危機就是由于美元走弱,歐元大幅升值引起的。發展中國際在美元弱勢的時候借入大量債務,但是接下來他們卻不得不以越來越高的價格償還這些債務。這導致了這些發展中國家的大面積破產,從而引發危機。

亞洲經濟危機最初的導火索是1994年人民幣的低估,但是95年到98年日元的貶值有著更加嚴重的影響。美元兌日元的比率從1美元80日元下跌至1美元兌148日元。這就造成了美元的強勢,接著波及到所有其他最終深陷亞洲危機的國家。而伴隨著2008年次貸危機以及2007年8月美聯儲大范圍救助而來的金融危機,也同樣是因為美元的升值。正是由于美元作為一個安全資產的想法使得弱勢貨幣變得更加弱勢,從而導致了匯率體系的巨大波動。

緊接著,2011年,輪值G20主席的法國總統薩科齊,對國際貨幣體系做出了3點批評。他首先指出了原材料價格的過度波動,其次,他批判了國際匯率的不穩定,最后,他提出,由于像IMF這樣的組織權利較小,國際貨幣體系缺乏監管。當然,還遠遠沒有到引起災難性后果的地步,但是考慮一下這些無效率,并且找到一些方式來改善國際貨幣體系,仍然是非常重要的。我個人認為,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就是國際匯率的不穩定。如果我們無法穩定美元兌歐元的匯率,那么全球貨幣體系也將不復存在。匯率的完全波動是一種毫無意義的貨幣體系。


Q3
控制過度的波動性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呢?一些學者提出采用一種全球貨幣,另一些學者認為采用其他的儲備貨幣。那么您對這些建議是如何看的呢?
圖片


如果有不止一種貨幣的話,那么建立一個全球的貨幣體系是非常理想的。這就好比在每個人自身母語的基礎上又多了一種共同的語言,從而各國的人們可以互相交流。

這種每一種貨幣都可以與之兌換的貨幣的職能,就像過去的黃金一樣。在金本位制下,不存在固定的匯率制度。所有的貨幣都直接同黃金掛鉤,黃金通過自由市場決定了匯率,這就使得國際的匯率在一個較窄的范圍內是固定的。

困難就在于如何能夠找到一個黃金的替代品。黃金無法制造出來,它們只能從地下開采出來。因此它就有獨立于貨幣之外的很大的內在價值。在缺乏一個世界政府的前提下,各國不愿意犧牲自己的國家主權來建立一個有效的國際貨幣體系。那么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沒有紙幣,使用金本位的貨幣體系嗎?我完全支持這種想法,但是在布雷頓森林會議中卻沒有這種設想。他們的確有一些計劃,但是卻從未真正實現,因為各國在政治上沒有對這些計劃達成一致,并且當時的美國對于如何運行這種計劃也沒有一個明確的解釋。

我想要強調的是,當今的貨幣體系也不是一個徹底的失敗,當然也不需要一個徹頭徹尾的修正。對于像中國這樣的國家,它是非常有效的。在這期間,中國積累了4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在金本位制下,這會導致其他國家儲備貨幣的流出,從而引發危機。美聯儲持續印發貨幣的能力使其具有類似于央行的職能,支持了發展中國家,例如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FDI)。對于中國來說,這創造了奇跡,使其能夠運用外國投資建立起自己經濟發展的基礎。

我們并不想毀了現在的國際貨幣體系,它有些方面還是不錯的。也許是存在的時間太久了,但是對于未來的貨幣體系,我們仍然希望能夠保留現有貨幣體系的一些機制。新的貨幣體系應該是非常靈活自由的。盡管對于建立一個靈活的貨幣體系有一些批判,認為可能是造成通貨膨脹,但是目前的貨幣體系卻沒有造成通貨膨脹。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都沒有出現通貨膨脹。我們必須考慮世界的三個主要方面:我們必須建立起一個國際貨幣體系。我們不能放棄我們現在所擁有的,但是我們可以做出改進。最大的改進就是要穩定美元兌歐元的匯率。中國的匯率是盯住沒有的,因此當沒有兌歐元的匯率變動的時候,人民幣兌歐元的匯率也會出現波動,這就會帶來問題。現在的市場是非常巨大的,我們也必須考慮這一點。但是,在缺乏是一個世界政府的情況下,我們能有一個世界性的貨幣嗎?


Q4
您認為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SDR)有可能成為全球貨幣嗎?
圖片


我個人認為,特別提款權(SDR)不會成為全球貨幣,因為一籃子貨幣無法成為貨幣。這就像將美元、日元、歐元,將來還會有人民幣混在一起,你就得到了由這些貨幣組成的一籃子貨幣。只要匯率是波動的,那么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用這種貨幣來進行債券定價。如果它們之間匯率是固定的還好,但是問題在于,它們的匯率不是固定的。當SDR誕生的時候,它沒有以一籃子貨幣的形式被進行過估價。它被定價為一盎司黃金的三十五分之一。在1968年,一SDR的價值被定為等同于一黃金美元的價值。接著,在1974年,當籃子貨幣體系被設計出來,黃金定價基準的機制就被沖破了。這樣的一籃子貨幣機制有很多好處,但它卻不是貨幣,也不是一個實物的計價單位。在這個特性上它們就遜色很多。現在它是一個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支持的良好工具,同時也成為了提供對外援助的工具。發展中國家積極倡議SDR成為援助手段。在這個領域里,SDR有著非常大的好處,但是這和國際貨幣體系卻沒有什么關系。讓我們繼續保留著SDR,同時也承認它不能成為貨幣吧。它是5種貨幣的加權平均,是一種提供外援的良好手段。


Q5
那么您認為歐元區是一個理想的貨幣區嗎?一些人認為,對于歐元區來說,有效的流動性水平太低,特別是勞動力的流動性。
圖片


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公正的評價。人們只是看到國家內部沒有大規模的移民。人們沒有看到德國人離開德國,沒有看到在較為落后的地區,如波羅的海區域的國家的人口外流。人們只是沒看到人口的大量流動。歐洲的人們大都很喜歡呆著他們自己的地方。但是流動性卻并不缺乏。德國的勞動力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現在有大量的土耳其勞動力已經進入德國。現在在需要的勞動力移民的種類和那些填補這些空缺的勞動力種類直接存在著非常大的差別,而問題的根源卻并不是勞動力缺乏流動性。問題在于,如果存在勞動力過剩的話,在西班牙和希臘這樣的地方的失業者的種類并不是德國這樣的國家所需要的。

甚至在美國也存在這樣的情況。現在的失業率為7.5%,大約200萬人口。隨著勞動力數量的增長,不斷有未受過教育的勞動者面臨失業。他們無法獲得現有的職位。在法國,我聽說了一個有趣的數字:那兒有300萬的失業者和300萬的職位空缺。他們沒有將這兩個數字混合起來,是因為勞動力技能的不匹配。這是結構性失業的一種。歐洲的問題同歐元引進之前的問題是一樣的。在70年代,這種低教育水平的失業者在整個歐洲是非常多的。60年代,歐洲的政府支出大幅上升。我曾經做過一次這方面的研究,政府的支出在70、80、90年代平均占到了GDP的25%。這個比重一直上升到了50%,但是投向卻不是基礎設施,而是社會保證養老保險以及醫療計劃。人們希望這些,政府在啟動這些改革的時候也很不負責任地在迎合著人們。

但是政府卻沒辦法籌集到足夠的資金來為這些支出埋單,這造成了政府財政赤字的高企。意大利在進入歐元區時,財政赤字達到了GDP的120%,希臘達到了GDP的110%,比利時達到了GDP的130%。即便是這樣,仍然低估了問題的嚴重性,因為那些無準備金的負債也必須加以考慮。當你縱觀數十年來的經濟重創,你會發現政府都在無準備地利用財政預算來彌補支出。真實的債務規模要遠遠大于表面的。這些個別國家面臨的負債或者說超支問題就像潮流一樣在歐洲區內蔓延。

像希臘這樣的國家在福利上的支出同德國的水平相近,但是它的人均收入卻比德國低得多(德國人均收入是希臘的2.5倍)。因此,希臘陷入破產,必須得到援救。現在希臘不得不節儉開支,但是希臘人卻將失業問題拋給政府解決,并進一步加深了財政赤字。無論怎樣,希臘已經做出了一些重大改變。原來希臘的1000萬人口中的90萬是政府公職人員,這個數字近似于總人口的10%,現在這個數量已經降到了大約70萬。但是這仍然是不夠的。不論怎么樣,這都是一個重大的改變,強調著人們必須做出一些計劃以防止受到傷害。有些情況下,你必須制定一些稅收政策,但是過高的稅率又會導致一個無效率的經濟運行。

解決這種困境的一個方法是采用更加擴張性的貨幣政策。許多人都考慮到了這一點,這其中包括歐洲央行高層,Mario Draghi先生。無論是什么樣的指令,歐洲央行都表示絕不會采取任何會造成通貨膨脹的措施。沒有人想要這樣的措施。但是也有另外一個指令,那就是為了拯救歐元,Draghi將會采取一切措施。其中一種解決方式就是使得歐元的匯率走高。去年這就發生了,這是銀行的失誤。

要么各國都采取更負責任的態度,要么就必須有一個能夠管制各國的更強的財政中央集權。如果想走出目前的困境,各國都需要穩定自己的支出。德國相比其他國家更加愿意借出更多的資金以幫助恢復其他國家的穩定。但是建立一個像歐盟區一樣的貨幣聯盟是一個非常敏感的主張。9個國家已經面向破產,其原因并不是缺乏財政聯盟。原因在于國家的支出。國家財政長官可以穩定支出的增加,也可以消減支出,但是這需要一個大面積的權利轉移。


Q6
中國采取了切實的步驟來穩定金融系統。最初,中國使用了一個固定的匯率體系來控制通脹,但現在,中國的經常賬戶出現了大量盈余。您如何看待人民幣的重新估值?
圖片


許多人建議調低美元價格。在1997-2005年間,當人民幣以8.28的匯率盯住美元時,美國人堅持稱,應當將匯率降到4或者3人民幣一美元。這會導致更大的失業率,同時摧毀中國的經濟。在2008年,中國深受歐元區經濟危機重創,因為隨著美元兌歐元的升值,人民幣也在兌美元升值。這就是為什么中國將自己的匯率定在1美元6.8人民幣的水平,并僅允許緩慢升值的原因。這種策略效果非常好。只有當維持固定匯率會造成過度通脹的情況下,中國才會考慮貨幣升值。


Q7
中國在金融市場上對資本實施較強的管制。您認為中國應該放松資本管制嗎?最后一個問題,您認為中國可能在未來的某一天成為世界性的金融中心嗎?
圖片


當對中國自身有利的時候,中國就應當放松資本管制。我認為這么做的好處就是會使人民幣可兌換。人民幣也會立刻成為SDR的一籃子貨幣之一。放開匯率的管制會統一股票市場。上海在成為全球資本市場上會有很快的進展,這也會催生出更多的改革。信用評級機構也必須更加開放,才能夠進入中國,幫助評級體系的建設。中國擁有成為世界性金融中心的潛質。



驚聞世界著名經濟學家,199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蒙代爾(Robert Mundell)教授昨日在意大利逝世,享年88歲。蒙代爾教授可謂天才級的經濟學大師。他在宏觀經濟、貨幣、貿易、匯率和最優貨幣區等多個方面都做出開創性的理論貢獻。過去20年他頻繁往返于中美之間,跟中國經濟學家交往甚密,經常在論壇上見到他。大約2008年,我們共同受邀在首爾出席論壇(見圖)。2013年他應邀出席上海論壇,我和他在車上完成一場有意思的對話。這些年不再聽到他的消息,從張五常教授那里得知他患病多年,居住在意大利某島上的家,不料昨日離世。蒙代爾先生安息!


——張軍教授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

復旦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彩神官网-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