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堅:全球通脹預期升溫 熱錢流出新興市場

作者:孫立堅 發布時間:2021-04-07 來源:復旦發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日前警告,由于美國最近頻頻推出財政刺激措施,加上新冠疫苗的接種增加將會帶動經濟復蘇。然而,復蘇步伐加快可能會導致利率水平迅速升高,這會引發大量國際資本流出新興經濟體。事實上,這樣的風險已經開始浮現。三月中旬,土耳其、巴西和俄羅斯這三個主要的新興經濟體都相繼大幅度的加息來應對通脹的壓力,還有抵御熱錢的流出,因此防范風險已經成為各國央行的主要任務,未來的全球金融市場是否會變得更加敏感和動蕩?鳳凰衛視邀請到復旦大學發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的孫立堅教授來做進一步的解讀。

圖片



01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后,首先推出1.9萬億元的經濟救助計劃,近日又提出總額約2.25萬億美元的基建計劃,寄望透過巨額刺激來拉動美國經濟復蘇,但對于金融市場而言,龐大的美國財政赤字,將加大經濟過熱風險,并推動美國長期國債收益率上升,目前美國10年國債收益率已經站上了1.7厘的高位,市場預期今年內將會升至2厘水平,雖然美股在第一季度繼續走出新高,但債息上升對金融市場的沖擊是否會變得更為明顯?

孫立堅:我們看到拜登最近為了推動自己國內的基建需要投放大量的資金,所以他將有更大規模的發債計劃,這嚴重沖擊了債券市場的價格,造成了債券收益率的上升。按理說在2008年,在債券收益上升這樣的挑戰面前,美聯儲會很快地參與到市場投放流動性,但是隨著現在美國經濟的好轉,美聯儲目前貨幣政策的目標有一個微調的跡象,那就是把自己的重心放在通脹預期的管理和穩定物價的過程當中,在這種貨幣政策趨于穩健的情況下,債息上升會導致市場被動去杠桿,債務違約風險加大。而且在全球金融化的今天,它還會產生較大的溢出風險。最近美國金融市場出現的家族基金資金鏈斷裂,并進而引發華爾街大鱷對中概股投入資金的回撤潮現象,可能就與債息上升有關,值得繼續關注。

圖片


02

IMF日前也警告指,美國復蘇步伐加快可能導致利率水平迅速升高,引發大量國際資本流出新興經濟體,實際上,這樣的風險已經開始浮現,3月中旬,土耳其、巴西和俄羅斯這三個主要新興經濟體就相繼大幅加息,來應對通脹壓力和抵御熱錢流出,國際資本市場是否已經掀開了熱錢流出的序幕?未來的風險你如何評估?

孫立堅 :每次歐美市場利率下行,新興市場國家本來脆弱的經濟基本面靠著海外資本的流入來支撐平衡,尤其是美國國債收益率攀升以后,會造成開放度較大的新興市場國家面臨資本外逃的情況,此時,多數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為了防止資本大量外逃都會不得不加息,這就會造成國內經濟融資成本急劇上升,而債務負擔不斷加劇,投資和消費因此帶來的萎縮,更讓本國的經濟難以負重,從而引發非常明顯的貨幣金融危機乃至經濟危機。IMF日前也警告指,美國復蘇步伐加快可能導致利率水平迅速升高,引發大量國際資本流出新興經濟體,實際上,這樣的風險已經開始浮現,3月中旬,土耳其、巴西和俄羅斯這三個主要新興經濟體就相繼大幅加息,來應對通脹壓力和抵御熱錢流出,國際資本市場是否已經掀開了熱錢流出的序幕?未來的風險你如何評估?

就比如最近土耳其的問題,實際上這個問題并不是由于資本的流動造成的,而是這些國家的經濟基本面本來就脆弱,于是,長期以來靠金融的開放吸引海外的資金來填補經濟基本面造成的資金缺口問題的融資模式,在美國的利率或者國債收益率上升的沖擊面前,反應境外投資內的風險溢價(收益的補償)被縮小了,于是,當外國投資者在土耳其的風險敞口,不能通過在本地獲得足夠高收益收益去對沖的話,就會造成大量的海外資金離場而進入到美國的市場避險,這就使得土耳其的經濟基本面在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的出擊下,出現了本幣大幅度貶值,通脹高企,社會矛盾激化等一系列問題。

因此,新興市場若要解決這些問題,就應該從根本上去思考如何將自己的儲蓄轉變為有效的投資,而其中如何發揮金融服務能力去改善經濟基本面就會變得尤為重要。如果上述這樣一個結構性問題沒有解決的話,金融開放就會給自己埋下一個非常危險的導致未來金融危機的隱患——突發性資本大量外逃。

圖片


03

而對于中國央行來說,也同樣面對國際資本流動構成的外部風險形勢,央行官員在昨天的新聞發布會上就指出,外部沖擊下境內金融市場面臨震蕩風險,中低資質和高杠桿中小房企違約風險較高,下一階段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將進入常態化階段,不過,在不減對實體經濟的金融支持力度之下,央行接下來的防風險工作是否也面對更大挑戰?



孫立堅:實際上我們看到,中國的經濟體量雖然達到了世界經濟的第二位,但從整體的經濟發展水平和金融的成熟度來看,我們還是在新興市場國家的陣營當中,但是我們與他們不同的是,我們的經濟基本面是比較良好的,而且在走出了疫情沖擊帶來的經濟落入低谷之后,我們的貨幣政策已經從扶持經濟而需要的寬松貨幣信貸環境中走了出來,并轉變為今天防止洪水漫灌的穩健的貨幣政策的狀態,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們受到的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帶來的沖擊相對較小。

雖然新興市場國家加息面臨著自己本國經濟基本面無法接受資金成本上升的挑戰的問題,對于我們來講,這個問題卻不嚴重,但是我們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也需要十分注意,那就是:美國的金融市場調整價格的信號,也會影響到中國金融市場的價格預期,這樣的預期會導致投資者現金為王,也會出現流動性蒸發、資本市場價格因此受到重挫的問題。

中小房企融資能力低下和融資條件苛刻,靠短期游資支撐樓盤運作的可能性較大,所以首當其沖會受影響,但也要防范因此帶來市場避險行為增大,導致市場資金回撤規模增大,從而增加整個金融系統性風險。這個必須未雨綢繆,加大對短期資本流動的管理和投資者杠桿比例的監管。

圖片


1,本文根據采訪視頻和孫教授增補內容編輯而成。

2,點擊最下方閱讀原文可觀看采訪視頻。


彩神官网-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