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復旦是全國紅巖烈士最多的高校?人物真實故事,震撼人心……

作者:殷夢昊 、王玥等 發布時間:2021-04-07 來源:復旦大學+收藏本文


一群特殊的復旦人

他們在芳華之年

或捐軀沙場

或死于反動派牢獄

或為拯救同胞而犧牲


他們生活在不同年代

從事不同職業

卻有一個共同的名字

復旦大學烈士


據不完全統計

目前

登記在冊的烈士有52位

其中,紅巖烈士10位

復旦大學也是全國紅巖烈士最多的高校


最好的紀念是傳承

清明將至

讓我們再次走進他們的故事

深深緬懷

深深致敬


王樸:復旦紅巖烈士的一個縮影

圖片


今年74歲的王繼志,對父親王樸已毫無印象。因為他在10個月的時候,爸爸就被捕了,“父親的情況,全是聽媽媽,還有其他人講的”。


王樸,誕生于100年前,是中國共產黨的同齡人。


1944年的一天深夜,重慶北碚復旦大學校園里,這名青年在夜色的掩護下張貼傳單,時不時警惕地張望四周。當年,王樸23歲,是復旦大學新聞系大一新生。他還有個不為人知的身份——中國共產黨南方局青年組聯系的進步青年。


“我父親之所以走上革命的道路,和復旦大學的培養教育是分不開的。在復旦,他接觸到黨的宣傳并參與了學生運動。在復旦革命傳統的影響下,他最后加入中國共產黨,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王繼志說。


在校期間,王樸如饑似渴地閱讀大量馬列著作,堅定了為黨的事業奮斗的信念。他與同學一起創辦《中國學生導報》,宣傳共產主義思想,還擔任報社財經委員會主任委員,為籌措資金四處奔走,成為復旦大學學生運動的骨干。


1945年1月,王樸響應南方局的號召,回到家鄉加強群眾工作,先后創辦蓮華小學、蓮華中學,接辦志華中學,并擔任校長。在他的主持下,幾所學校積極學習黨的先進思想,創辦夜校服務農民,成為黨在農村開展革命宣傳活動的戰斗堡壘。到解放時,共培養數百名學生,在知識青年、工人、農民中發展黨員約700人。


隨著解放戰爭的深入,川東黨組織急需經費購買糧食、藥品和武器,王樸決定把家產全部獻給他為之奮斗的神圣事業。在他的勸說下,母親金永華變賣田產1480擔,折合近兩千兩黃金,充當黨的經費。


1948年4月27日,因叛徒出賣,王樸被捕,遭受嚴刑拷打,不為所動。資料記載,就在他被轉移到“白公館”時,王樸給媽媽和妻子留下了遺囑:“請轉告母親,要在黨的領導下積極工作,給孩子取名‘繼志’,繼無產階級革命之志。”從此,王成改名為王繼志。


1949年10月28日,在重慶解放前夕,王樸在大坪刑場犧牲,年僅28歲。他將刑場作為最后的講臺,向沿途群眾大聲宣傳共產主義真理,高喊“中國共產黨萬歲!新中國萬歲!”英勇地走完了人生最后的途程。


“我10個月大時,他被捕。我1歲多時,他犧牲。但他的故事和精神,一直深深影響著我和一代代年輕人。”多年后的今天,王繼志說起父親,平靜中透著堅定。


為何復旦會是全國紅巖烈士最多的高校?


在那段風雨如磐的斗爭歲月,與王樸一樣,還有多位復旦人,留下一段段故事——

圖片


胡其芬,湖南湘潭人,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9年入復旦大學新聞系學習,1940年調至重慶《新華日報》工作。皖南事變后,輾轉貴陽、桂林等地,從事婦女運動。后作為中共代表團隨員,參加國共談判。1947年春擔任中共重慶地下工委的婦委書記,1948年4月被捕。在獄中,胡其芬面對敵人的淫威堅貞不屈。1949年11月27日,在重慶渣滓洞看守所高唱國際歌,慷慨就義,犧牲時年僅30歲。


圖片


費鞏,出身江蘇吳江名門,1923年考入復旦大學,因不滿國內政治腐敗,決心攻讀政治。26歲毅然從英國牛津大學留學回國,著手研究中國政治制度。執教浙江大學期間,支持進步學生的救亡運動,提倡民主治校。1944年2月起連續撰文和演講,抨擊國民黨的腐敗統治。1945年,他在前往重慶北碚復旦大學講學途中,被國民黨特務秘密綁架殺害,尸體被投入硝鏹水中“化”掉,英年40歲。


圖片


何柏梁,原名幗檳,祖籍重慶,生于上海一個富裕的家庭,1939年入復旦大學經濟系學習,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離校后積極投身革命事業,出任重慶安生公司經理,以職業為掩護,為黨工作。后因黨組織遭敵人破壞,于1949年1月6日不幸被捕。在獄中,他立場堅定,被特務稱之為“不易感化的硬骨頭”,他學習英語、俄語,憧憬著能為新中國的建設出一份力,他幫助難友,鼓勵難友同敵人展開斗爭。1949年11月27日深夜,在渣滓洞看守所慘遭敵人殺害。


縱觀歷史,復旦的“與民族共命運、與時代同前進”的愛國傳統與紅色基因,一脈相承:


1905年,復旦因懷抱教育救國的理念而建立。這一開端注定了在此后的日子里,復旦會成為進步力量的匯聚地。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復旦學生敲響集結的鐘聲,成為上海學生運動的先行者。

1925年,復旦成立了第一個中共黨支部,成為最早成立中共黨組織的高校之一,積極組織學生參加反帝反封建活動。

“九一八”事變后,在黨的直接領導下,復旦成為上海學界抗日救亡的中心,出版進步刊物,宣傳愛國民主進步思想和反帝抗日的主張。

學校西遷至重慶后,在中共南方局的直接領導下,通過一系列秘密或公開的形式,把進步青年和積極分子組織起來,宣傳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壯大黨的組織和積極分子隊伍,團結了大批進步教授。

1944年,復旦學生創辦《中國學生導報》,報導學生的抗日民主活動和學習生活、發表時事政治述評和各種專論,吸引重慶各大中學校的左翼中堅力量紛紛參與,使復旦成為大后方最著名的民主堡壘之一,被中·共南方局譽為“學校工作的典型和模范”。

抗戰勝利后,復旦民主氣氛活躍。陳望道先生在重慶夏壩設立的新聞館,成為當時最重要的民主陣地……


從1905年到1949年,在反動勢力的巨大壓力下,一批批愛國知識分子努力追求和探索救國救民真理時,選擇了復旦。復旦不僅為他們的探索真理之路提供了良好的環境,更悉心保護他們的愛國行動,使之免遭反動當局的迫害。


復旦精神,薪火相傳


“團結、服務、犧牲”的復旦精神薪火相傳,復旦人將熱血與汗水播撒在廣袤大地上,甚至獻出生命。

圖片


就在70年前的4月2日,一位復旦英烈,在抗美援朝的戰場上壯烈犧牲。他的兒子俞之城提起父親俞恩炘時說:“70年前沈陽離別時他對母親說的那句‘相信黨組織,一切聽組織安排’,至今回蕩在我耳邊。聽黨的話,跟黨走,我們要把能夠為國家為民族所想的紅色精神代代傳承下去。”


1933年畢業于復旦大學土木工程系后,俞恩炘曾在安徽、武漢、成都、上海等地工作。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俞恩炘系統學習了革命理論,決心參加革命。那時,東北解放區已全面開始建設工作,俞恩炘毅然決定帶全家離開上海,遠赴東北。“我在求學的時候,曾立志為大眾服務……我要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公路事業,為東北建設服務。”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開始,東北公路管理總局決定疏散全局家屬。兒子俞之城清楚記得,臨走前一天,父親對母親說:“相信黨組織,你帶好兩個孩子,隨組織一起走,一切聽組織安排。我因工作忙,不能送你們了。”沒想到,這會是父親最后的遺言。


在家屬隊離開沈陽的第二天,俞恩炘便加入“中國人民志愿公路工程總隊”,開赴朝鮮,負責配合前線部隊搶修公路,支援前線軍需物資運輸等任務。1951年3月,俞恩炘因傷寒在五里亭進行治療。不幸,敵人發現五里亭目標,輪番轟炸掃射。緊急關頭,俞恩炘拒絕醫護人員的攙扶,大聲喊:“不要管我,快救其他病人!”不料敵機一陣低飛轟炸、機槍掃射,俞恩炘的右小腿被炸碎,左腿膝蓋下中兩彈穿孔,鮮紅的熱血染紅了他倒下的那塊土地……


俞之城說,父親的一生是為祖國,為人民奉獻的一生。

圖片


呂俊,復旦大學管理學院理財系96級學生。1998年夏,呂俊得知安徽省金寨縣關廟鄉有不少適齡兒童因貧困而失學,主動要求利用暑假到當地考察。他用自己的獎學金買來書籍和學習用品,和幾位同學一起頂著八月的烈日,跋山涉水,幫助失學兒童。


8月31日,在參觀改灘造田工程時,徐敏驥、陳瑜、韓菲三名女生不小心掉入靠近峭壁山崖的深潭。呂俊聽到呼救聲,全然不顧自己水性不熟,拼命救起徐敏驥和陳瑜。可另一名當地學生彭明卻被河水卷走,呂俊顧不上自己已經體力不支,毫不猶豫地再一次向深水區游去,然而,兩人再也沒能返回。


呂俊的生命,永遠停留在21歲,但他的故事至今仍在大別山區流傳。他的同學和朋友們,也始終沒有忘記這位溫暖善良的男孩。多年后,被救的徐敏驥同學說:“我更愿意相信,他在一個遙遠的、我們看不見的角落,保持著那個大男孩溫和的笑容,看著我們的生活繼續。”


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不同年代的他們,就是你我身邊的普通人。他們的生命,有的如流星般短暫,卻在點亮夜空的瞬間,留下永不磨滅的光輝。


“昔日山河破碎,

捐軀赴難君不憚。

如今國泰民安,

復興之夢我輩圓。”


身處新時代

愿你我繼承先烈遺志

傳承信仰力量

書寫不凡人生!


來源 | 復旦大學 微信公眾號


彩神官网-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