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樂觀的心理危機是否意味著未來AI會取代人類心理醫生?

作者:朱清君 發布時間:2021-04-07 來源:復旦發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圖片

一場全球性的心理危機

新冠疫情(以下簡稱“疫情”)的大流行不僅對各國居民的身體健康造成嚴重損害,對心理健康也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性影響。


南丹麥大學心理健康研究科學家Ziggi Ivan Santini 和ICREA生命與醫學科學研究所教授Ai Koyanagi在《愈發嚴重的孤獨感?COVID-19如何造成精神健康危機》一文中總結了近期的研究結果,指出了大多數歐洲國家的政府為遏制疫情采取了社會封鎖、隔離等措施,但也增加了居民的孤獨感,導致其精神健康不斷受影響,產生了情緒低落、明顯焦慮和睡眠困難等諸多心理健康問題。


美國羅伯特·格雷厄姆中心(The Robert Graham Center)和美國幸福信任基金會(Well Being Trust)的調查顯示,美國在2020年疫情期間的死亡總數升高并非單純由新冠肺炎所致,比如死于酒精、藥物濫用以及自殺的人較去年增加了75000。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數據顯示:美國成年人中有焦慮或抑郁癥狀的比例比疫情前翻了四倍,且女性和有色人種的患病比例更高。


圖片


圖片

供不應求的心理援助

然而,面對這般突如其來的全球精神健康危機,各國的干預和調整措施并非良好、有效,人力和物力的有限性使得大量居民難以得到援助。據KABC電視臺報道,美國危機熱線的使用數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例如,打給洛杉磯自殺和心理健康熱線的咨詢電話增加了8倍。


對此,眾多學者提出了疫情后緩解心理危機的措施。英聯邦基金會(Commonwealth Fund)的學者,來自莫瑟爾醫學院多樣性、平等和包容性學院副院長Jacob C.Warren 和莫瑟爾醫學院研究副院長K.Bryant Smalley提議各國應該:


  • 增加心理咨詢渠道。

  • 審查國家保險法并確保精神健康治療和藥物的使用是平等、合理的。

  • 支持遠程醫療基礎設施的建設。

  • 制定計劃,幫助兒童獲得與疫情前一致的學校心理健康服務。



達沃斯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的文章《新冠病毒:為什么虛擬精神衛生保健可以持續存在》指出,在2020年美國非緊急醫療機構關閉后,視頻聊天和電話通訊成了精神科患者與醫生緊急聯系的主要途徑,而患者們從一開始對遠程治療的不感興趣到積極參與,也體現了心理治療模式的轉變比預期順利。然而研究表明,視頻聊天和電話訪問的治療效果也因人而異,例如當網絡不穩定時,電話交談會讓患者感到更加輕松。而對需要接受心理健康治療的兒童而言,視頻溝通的效果普遍更好。發起遠程治療倡議的精神病學家Jennifer Severe建議,對于首次遠程治療的患者,應避免使用電話交談,因為患者的面部表情、身體活動無法被觀察到,容易導致醫生難以斷定其心理狀態、活動能力,也難以確認患者是否服用藥物后出現副作用。疫情的經驗可以幫助我們去改善精神衛生保健的渠道和連續性,也為未來相關政策的完善提供了重要依據。


圖片


圖片

AI 心理醫生是否可以取代人類心理學家?

疫情爆發后,大多心理健康服務轉向了遠程,一些緩解壓抑情緒的軟件,例如Headspace和Calm的下載達到了高峰,這說明人們樂意接受這類技術介入的治療方式,并且還可以緩解心理醫生供不應求的狀況。但該情況也引發了部分人的思考,即人類心理學家是否會被人工智能心理學家所取代?


與其他從事體力勞動和日常工作的工人不同,心理學家通常認為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的進步并不會對他們的職業生涯構成危險。牛津大學經濟學家卡爾?貝內迪克特?弗雷(Carl Benedikt Frey)和邁克爾?奧斯本(Michael Osborne)于2013年至2019年對未來就業前景進行了廣泛調查,結果顯示心理學在不久的未來被自動化的概率僅為0.43%。


然而,在達沃斯論壇《未來,人工智能會成為你的心理醫生嗎?》一文中,南澳大利亞大學兼職教授John Michael Innes和麥考瑞大學組織心理學高級講師Ben W. Morrison認為心理學不能被人工智能化的觀點已經過時了。心理學傳統診療包括四個主要組成部分,分別為病情評估(assessment)、方案制定(formulation)、臨床干預(intervention)和效果評價(evaluation of outcome),而每個部分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自動化。例如,對患者心理健康狀態的評估往往通過電腦根據心理測試的結果得出。作者認為,AI心理的未來快速部署可以歸結于以下方面:首先是自動化系統的快速發展,使得系統可以復制(有時甚至超過)人類的決策能力,且深度學習算法的發展和高級預測分析系統的出現會威脅專業人員的必要性,在大數據的助力下,人工智能可以更為精確地評估和干預患者。此外,人工智能的預測能力很可能會在許多領域優于人類自己的判斷,引起就業市場的巨大重組。因此作者認為,如果人工智能的治療方案更加經濟有效,我們應該考慮推廣使用AI心理學家。


圖片

總結

無論未來的心理治療的發展如何,我們必須堅持一點,那就是在符合道德倫理的前提下,盡可能帶給病人最好的治療方式。新冠疫情給我們帶來了多方面的警示,尤其是未受到足夠重視的心理健康問題幾乎給了所有國家一個下馬威。科技和人工智能的發展也有望改善持續存在的心理治療需求。在我國,前往精神科或精神衛生中心進行心理診斷還恥于被提及,對心理科學的正確定義仍需要多年的教育和普及。無論是可以幫助人們緩解緊急情緒波動的軟件,還是基于大數據的AI心理學家對病情的診斷,抑或是佐以遠程治療等新興人工咨詢方式,都可以在當前大環境下更好地幫助人們保護自己的“羞恥心”,正視自己的心理健康問題,并且緩解心理醫生“供不應求”的狀況,使心理咨詢的效率得到最大化。然而,我們也不能過度依賴科技而忽視人類心理學家的重要性,因為心理治療中的“同理心”目前仍無法被替代,而同理心被認為是心理治療的基本要素:任何形式的治療策略發揮作用的前提是必須讓患者感到“被理解”。




本文作者 | 君 復旦發展研究院 國際合作和重大活動辦公室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21/02/covid-19-pandemic-europe-mental-health-depression-anxiety-loneliness-social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458054/

https://www.cambridge.org/core/journals/acta-neuropsychiatrica/article/depressive-state-of-denmark-during-the-covid19-pandemic/14CD9360B18C683A3D22C1BFA4764B45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21/02/psychologists-job-mental-health-employment-artifical-intelligence-ai-robots/

https://wellbeingtrust.org/areas-of-focus/policy-and-advocacy/reports/projected-deaths-of-despair-during-covid-19/

https://www.commonwealthfund.org/blog/2020/long-term-impact-covid-19-mental-health

https://abc7.com/suicide-hotline-calls-coronavirus-covid19-los-angeles/6117099/

https://www.goodtherapy.org/blog/psychpedia/empathy


彩神官网-官方